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未央 >> 未央介绍 >> 正文
前路绵长,锦绣未央——广东未央律师事务所介绍
2017-2-21 18:24:14
浏览:

正文:

前路绵长,锦绣未央

 

——广东未央律师事务所介绍

 

 

(未央律师事务所前台)

 

 

 

(未央律师事务所写字楼外景)

 

 

——成立背后:开一家独一无二的律师所

 

作为一名律师,是成立属于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还是永久地在他人的律师事务所做一名专职律师,是未央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们曾经的一个抉择。不做依附者,而做独立者;不做跟随者,而做缔造者;不只为功利而事业,更为理念而事业;未央人需要的不光是成就,更是归宿。为这个抉择画上了句号。

 

开一个属自己们的律师事务所,让它成为对未央人自我的诠释者、独一无二者于是成为必然。

 

未央的创始人是曾经国内著名的刑事辩护律师刘峰及其所携的律师团队。未央人,不只是未央的创始人们,还有更多将被未央人洁净的灵魂所触动并成为未央团队一员的律师同行和非律师们。但不管是律师还是非律师,只要成为了未央人,一定是一个有着特殊魂魄并要求不断诠释自我的同行者

而这些共行者,是使命必达的缔造者,是一个神奇的职业团队,将带你通向希望的方向,并把最好变成现实。未央人,是一群簇拥着绽放在悬崖峭壁上的凌厉之花

 

 

 

(未央律师事务所写字楼夜景)

 

 

——名称由来:是开始,却不再有尽头

 

不少人曾好奇于为何未央作为一家律师事务所取了这样一个充满文艺气息的名字,并曾有不少人追问未央的创始人 “未央”这一名称的由来。

但未央创始人之所以选中了“未央”一名,原因有二:一是其内含的哲学含义;二是其笔画简单。刘峰律师曾这样诠释“未央”之由来:

《诗经.小雅》中云:“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未央,未尽、未止、未已之意。取名未央,只因笔画简单,其意绵长。而简单和绵长的,只有真实和纯粹。——前路绵长,锦绣未央。

 

未央一词的背后,意味着没有止境,意味着绵绵不绝,意味着永恒,意味着无限,意味着“是开始,却不再有尽头。”意味着坚持和不放手。而这,既是未央人心灵的写照,又将是未央人的追求。

尤其是在泛现象化和泛功利化的浮躁而又肤浅的现代社会,未央人将以穿透的目光,走向本体和本质。

 

(未央律师事务所楼层37楼电梯走廊)

 

 

 

 

 

——创始人故事:不只留恋故事,更在意存在

 

故事总是诱人的,也听说这是个讲故事的时代。然而未央创始人虽然有着太多的故事,还会创造更多更多的故事,却并不爱讲故事。而且,未央创始人并不只留恋故事,更在意存在。

 

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是华美的,也并不是所有华美的故事都是存在的。即便还会有很多华美的故事将上演,但对未央和未央的创始人而言,曾经有过,也必将还有更多辛酸、辛劳、辛苦关于艰难的故事,而这些故事背后,诠释和演绎的将是现象艰难、自由意志和现实担负。未央的存在将是未央人自由意志的存在,将是用自由意志面对艰难诠释艰难的存在,将是用自由意志面对担负诠释担负的存在。艰难,正是自由意志得以体现的所在,而担负,正是自由意志得以实现的所在。

 

未央的全部故事的真正的本质,一定是在用微渺不堪的生命存在诠释和演绎着永恒的生命原理。未央会将意识到的生命的密码,极为感性地身体力行地直接传递给社会。并诠释着生命之所以为生命的全部的尊严的所在。

未央,将毫不保留地,扛起理性实践的存在使命。

 

(未央律师事务所律师办公室一瞥)

 

——理念尽头:暗夜中的理性之光

未央人将以“坚守职业品质,实践职业精神,强化职业技能,展示职业形象”为根本,倡导职业化理念,并致力于成为社会有影响的职业律师团队和律师事务所。在为委托人提供辩护法律帮助外,同时也在通过个案推动理性实践,影响案件的参与者,推动辩护和司法的进步,进而影响和改造社会,践行自身深刻的社会使命。

为当事人的权益而在,同为当事人的自由甚至生命而在,时也为社会进步而在,这就是未央人。

这将是一群由未央创始人引领着的中国律师界和社会上一群簇拥着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凌厉之花。凌厉之花,将是未央人的最为形象化的表达,也是未央人的标志。但凌厉是花,而不是根;是果,而不是因;是形,而不是神。未央人的根、因和神,是理性。理性是未央人存在的理由,也是未央人前进的明灯。凌厉,只是未央人一个比较典型的风范。

1、悬崖精神——一刻不停的清醒意识和绝境意识

 

未央人痴迷于悬崖,惊叹于悬崖,仰望于悬崖。这都是因为清醒意识,进而是绝境意识。

悬崖,在象征的世界里,意味着万般险恶,进退不能,绝境。悬崖是可怕的,一不小心便坠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悬崖是寸草难生,生命几乎不能。如果不能避免,便也只能万般谨慎,战战兢兢,但同时,也在为随时可能的坠落做着心理准备。悬崖是陡峭,更是艰难。悬崖是理性的严峻。必然性是陡峭的。

悬崖只能攀登,不能简单通行。悬崖边行走,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悬崖。因为那时你忘掉悬崖、无视悬崖都并非不可以,如履平地。真正意义上的悬崖,是在壁立上的行走,即攀爬。这不像一般的行路,两只脚便足以应付,连手都不用。但悬崖上攀登,手脚并用都不够,还需要一切可能的工具。悬崖上的攀登,靠的是格外的付出和坚持。悬崖,是对体力、毅力、耐力、念力的超常要求和考验。悬崖是对绝望的直面和对希望的执着。

悬崖是纯粹。它打掉你一切的自负自大和任性。它要求你保持极致的冷静,它绝然蔑视你的万般脾性。面对悬崖,你连抱怨、叹息和咆哮的资格都没有。因为这一切都是多余,毫无意义。唯一有意义的,只能是攀爬和行登。除了不坠落,和点点滴滴的攀爬和行登的叠加,悬崖让你的一切念头都是妄念。悬崖连痛苦的感受都不允许你有。更别提舒适和享受。悬崖是冰冷,不是热度。悬崖是舔着刀疤的生存,不是对伤痕的怜惜和楚楚可怜。刀疤的伤痕,正血流汩汩。置身悬崖,你会发现,危险永远都没有过去,永远都只是刚刚开始。

悬崖颠覆了一切常态。而将颠覆后的非常态,以常态生硬地展现给你。这时对你的神经构成最为极致刺激的,是在“坦途”上轻快畅行的同类。但那是坦途也是深渊。因为你的攀爬正是为了走进那些所谓的坦途。“坦途”上的人们正在高声放歌,无谓深渊,这无疑会让你可能不断对自己产生怀疑。超越,是否必须?超越,又是否真的具有意义?他们还在嘲笑你,自讨苦吃,自寻艰难,自找死路。即便你稍微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明白了,那些所谓的同类们的坦途正是一条通往真正意义上的坠落深渊之路,你平一平心跳,定一定神经,但你却不得不感受一种彻头彻尾的孤寂。你无法抗拒地明白,他们不是你的同类,你的同类是孤寂。悬崖攀爬,是自讨苦吃,自寻艰难,但却绝非自找死路,而恰恰是为了寻找出路。悬崖攀爬是为了摆脱庸常和黑暗,点亮星火。悬崖攀爬是使命的担负、是责任的自加,是信念的站立。悬崖是一个对峙的存在。其实,在今天的社会,悬崖是一个深层的常态。我们都在悬崖上生存,真正可笑的,是把悬崖视为坦途。不光可笑,而且可悲。悬崖,是生存之道的悬崖,彻头彻尾的功利性,已经让每一个人不得不生存在精神悬崖之上。不是生存在悬崖的峭壁上,而是谷底,深渊之地。算计的深渊,偏好的深渊、虚无的深渊,经验的深渊。趋利避害,是经验唯物主义的哲学。悬崖,是对趋利避害的俯视,而不是仰视。

这里的悬崖峭壁,是好坏善恶标准的绝境,是必然性的绝境,和冲破这一绝境的艰难。更是千千万万个现实中的存在。

悬崖,是一条道,一条试图走出深渊之道。是一点光,一点随时可能被谷间阴风吹灭的光。是一个无论如何尚存的希冀和依托。我冷漠的是深渊,我深情的是悬崖。它是绝望中的希望。

悬崖上的道,是靠双手和双脚攀爬的道,还可以是索道和栈道。但总而言之,是开拓之道。此岸,悬崖绝壁,彼岸。但在此岸和彼岸之间,危险永远都是没有过去,永远都只是刚刚开始。更不允许有任何轻视,因为悬崖攀爬是一场生与死的博弈。而这场博弈里没有弱者,一切轻视都要付出代价。

悬崖,是艰难中的不止跋涉、不息的意志和生的气息,而绝非危言耸听的叹息。真正的大道,永远路途漫漫,荆棘密布。稍有不慎,便是绝处。

悬崖,不光是一种意识,更是一种精神。一种责任担当意识和开拓创造意识,一种跋涉和人格精神。

身处悬崖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每一个人。但拥有悬崖精神的不是每一个人,而只是某一些人。

 

2、簇拥精神——离未央易,进未央难

 

未央人并不仅仅是一个团队,而是同行者,是一群怀着绝境意识和清醒意识在悬崖峭壁上攀爬的人。这就是簇拥。

未央人是一群簇拥着的同行者。

愿意摆脱深渊的攀崖者,并不只是某一个人。人们是因为自以为有道可循,所以才存在分道扬镳。但在悬崖上,每一个攀爬者的放弃,都是对自己力的消解。每一个攀爬者的坠落,都是对自己心的摧残。所以,在悬崖上,是不会存在分道扬镳的,只有相互注视、鼓励和期待。这就是簇拥。簇拥,不是简单的聚集,而是紧紧围绕,彼此护卫。这是孤寂之外的收获。没有直面悬崖的攀爬,则没有簇拥。

簇拥,不是靠拉拢形成,不是靠强力促成,不是靠手段做成,只有理性和生命力是它的依靠。它甚至不依靠任何外在事物,只出于自发,成于自发。就像花瓣对花蕊的簇拥,不需要花蕊对花瓣的任何表示、信号和许诺,就像万千水滴汇成的江河,一起奔腾,只因它们生于同处,或共同经过。簇拥者之所以簇拥,就是因为悬崖峭壁是他们共同的生息之基。因为共行,所以簇拥。

簇拥在生活中的典型表现,就是同行者。它不是拉郎配,不是苟合,不是利益共同体,而是共同的理念和价值观。他们的行动是一致的,目光是一致的,话语是一致的。心的冰冷和热度的角度是一致的。可以有步伐的不同,可以有节奏的不同,可以有力度的悬差,却断然拒绝各怀鬼胎、各自为事。它是对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天然接受,又是对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天然升华。

未央,只接受同行者。

 

3、凌厉之花——它是未央人的形象代言

 

在西南山区的悬崖峭壁边穿行,令未央创始人刘峰律师最流连的,是那些在悬崖峭壁上还能繁茂生存的植被,尤其是那些绽放着的艳丽的花。刘峰律师称它们为凌厉之花。凌厉之花,从此成了未央人的形象代言。

那是一个晚上,刘峰律师在反思律师职业尤其是辩护生涯中的种种艰难,需要对自己做更加准确和清晰的认识。他不断在想,如果流于形,而失于神,即把律师职业只当作一个养家糊口的工作或工具,则不免归于庸常。如果赋予价值观念,即做出一些骨子里的东西,必然会常常遭受各种失败和挫折的打击甚至摧残。在这种打击和摧残中,如果终归选择坚持,岿然不动,那意味着什么呢?不光是职业,甚至提拔到全部的人生作为和生命存在,这到底该怎么精炼地予以理解呢?不管怎么说,他知道,他自己一定是会坚定地选择后者的。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他只要一天还活着,他最害怕的不是艰难或其他,而是庸常。

 

只求绽放,不求赏识;强劲生长,不畏艰难;不愿争芳斗艳,只愿同类簇拥;拒绝慵懒舒适,习惯舐风蘸雨;不惧严风吞噬,但恐心无所往,并用绽放彰显一个又一个认真而又严肃的生存话题。同时,用实践理念创建美学意义——优美和崇高。

凌厉之花的生存基地,是几乎无止境的艰难,这就是量上的无限和崇高的源泉;但凌厉之花的绝然绽放,却悠然地战胜了它,这就是力上的无限和崇高的源泉。一个是无限艰难,一个是无限意志,一个是自然,一个是自由。在超拔一切平庸上,凌厉之花做了一个可谓极致的浓缩和升华。它直面悖论,甚至将悖论不断地拉深拉长,直到将功利和概念统统抛开。直到我们不得不发现,人,是自然的最后目的。这也是人类理性的最终归宿。

凌厉之花,是理性与艰难的超强对峙,以及对峙后的绽放中的融合。

其实,真正的大气,只能来自绝境。而真正的生机,总在悬崖峭壁间。

最害怕的不是绝境,而是庸常。这就是凌厉之花。

 

4、理性之光——未央人的本体

 

 

大道如斯。路漫漫其修远兮。几年前未央创始人在湖北石首市一个临江的小镇办案。时值深夜,在湖北石首市的那个镇子上,由当事人陪同,未央创始人和当事人在江边游走和交谈。小镇临江而在,僻居一隅。夜已经很深了,除了江面上“嘟嘟嘟”的货船声,几近万籁俱寂。灯光是没有的,连夜航的货船都没有亮灯,只有月光。我们走在岸边堤坝上,贴近江水,能感受到江水散发着的清凉。于是未央创始人想,人类的前进其实就如夜行,而照亮我们前进之路的,不就是那些斑斑点点的黑暗之光吗。

我们不指望自己能成为太阳,但完全可以努力,让自己成为洒落在江面和行道上那轻柔却足可以借以辨识前路的月光。

 

那月光轻柔,就像我们在求真求善之路上的三言两语的呢喃。

可是,漆黑无边,那轻柔月光足以让我们前行,而理性艰难,但其实真正能解决它的,又何尝不是只不过一个三言两语的支点。


因此,那彼岸之光,并非其他,而是理性之光。
(此段出自刘峰律师《理性与艰难》一书)

 

(此介绍为草稿,正式稿稍后更新发布)


·未央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 (2017-2-21)

·未央律师事务所主任介绍 (2017-2-21)

·未央律师事务所收费标准 (2017-2-21)

·前路绵长,锦绣未央——广东未央律师事务所介绍 (2017-2-21)

 
联系地址:中国 .广州市 白云区 机场路1630号方圆白云时光635、636室 联系电话 :020 -3775 4695 电子邮箱:WeiYangLaw@163.com
Copyright © 2017 WeiYangLaw.Com 未央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